我的英雄学院同人,第二十一章,番外篇

₍₍Ϡ(੭•̀ω•́)੭✧⃛今日份更新!

“嗯,我可是副船长呢!”

“为什么回来的这么晚?你去哪里瞎逛了?”

绿谷又懵了。两人沉默地你看我我看你半天,爆豪最先意识到这毫无意义,做了个“拜拜了您嘞”的手势,准备回床睡了。爆豪得出一个结论,长大的绿谷出久,组织语言的能力很差。

交换戒指的时候,爆豪胜己牵过绿谷出久的手,轻轻的落下一吻,用只有两人的声音说了一句话,“小出永远都是我的,我爱你。”

后知后觉的感受到疼痛的绿谷看着腿上的伤口红了眼眶:“怎么办,本来还想拿下来给小胜看一下就把它送回去的,万一它的爸爸妈妈找不到它怎么办呜呜呜——”

“现、现在还不能说!”

首先,“妈,你能不能有点立场啊。”

(๑ `▽´๑)۶这是一个小番外啦!

“笨蛋吗你。”

最看不得他妈妈柔弱那么一点点儿了。因为示弱太少,偶尔来这么一下就格外动人。

绿谷妈妈震惊了:“小胜”那么威胁的吗?

|˛˙꒳​˙)♡记得点赞!评论!关注!

END

爆豪心想,你不可能不回来,我就在这儿赖着不走了。爆豪一犟起来没人拉得住。他倚在楼道的栏杆上,百无聊赖中看看这些人放栏杆上的植物,用半个塑料瓶装泥巴养起来的绿色小苗,最后只能远望夜空。

爆豪忍不住了,夺过手机就骂:“放你妈的屁,我名声都是你搞臭的,我谢谢你。”

晚上的时候,绿谷的妈妈进了绿谷出久房间,坐在床上,绿谷出就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跟自家妈妈说,支支吾吾半天,绿谷出久的妈妈才总算是把事情听清楚。

“废久你好慢!不愧是废久!”爆豪回头,向着绿谷的方向返回,指导着对方攀爬,“你是笨蛋吗那个地方都是贝壳不要踩,一会儿弄痛了又要哭!对啦对啦踩那里!”

爆豪真的从二楼自己房间的窗子翻出去了,幸好下面就是他家后院落地窗支出去的棚子,爆豪从上稳稳落地后还莫名其妙充满了自豪感,转头看他妈还在沙发上望相反方向,就赶紧趁机出去找绿谷了。

“您是来说胜己的吗?”

|˛˙꒳​˙)♡期待接下来的作品吧~

真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啊,绿谷出久望着远方深深呼吸。

绿谷家的门居然怎么都敲不开,爆豪想下狠手拍一下,又怕只是绿谷妈妈听不到或手脚慢了。

绿谷还没开始控诉,就接连被扣心胸狭窄的帽子,气得欲言又止,脸都涨红了,臊皮*得不行。爆豪看了他几眼,心软随便道个歉:

(番外完)

那是在一个夏日,胡闹了一天的爆豪小分队解散之后,爆豪走到他面前:“喂废久!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明天,明天他就能知道他那总是伤痕累累,如今又带血回来的小情人到底藏着什么了。

爆豪在旁边已经开始黑脸,从额头开始向下渐变式黑化。

|˛˙꒳​˙)♡爱你们的蠢作者~

CP胜出

十三

绿谷妈妈刚想多建议一下,从深处就传来孩子的哭声和女人的训斥声,孩子哭一下,绿谷妈妈就浑身一抖,这么有节奏,一定是在打。绿谷妈妈毕竟容易心软,这时哭的一样惨的儿子居然在心里淡出了:

‖攻/爆豪胜己‖受/绿谷出久‖

“既然那个废久那么想去就去好了。”在被询问意见时,爆豪这么回答。

爆豪光己睁着眼睛跑过来,捧住她丈夫的脸扳过来扳过去地看,又拉扯几下他的衣服,看看一点血污也没沾上。爆豪胜对妻子忙不迭的查看笑了起来:

因、因为,说了你就要去告、告状。

确定以后,两个人买了一套房子,偶尔的时候会回家里住,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新房里,在公司上市稳定后,两人去美国结了婚领了结婚证,还办了一个婚礼,在海滩边。

在决定目的地时,“想要和小胜一起去海边!”豆丁绿谷这么向绿谷引子撒娇。

十二

“你找他干嘛?”

突如其来的拆穿让绿谷出久脸红红的,绿谷出久头低着不敢看自己的妈妈,绿谷出久的妈妈揉了揉绿谷出久的头,说“好好休息,改明儿个叫小胜他过来,一起吃个饭。”

“但是但是!!”

“快回去休息吧。”绿谷劝他。“我也要休息了。”

爆豪靠过来,扬了扬下巴:“免提。”

‖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两小竹马的故事‖

“啊!你就等着吧废久!”爆豪与一脸期待看着自己的绿谷对视,双手握拳摆出胜利的姿态。

爆豪喉结滚了滚:“嗯。”

“绿谷,早上好哦。”

‖ooc警告‖现代文设定‖

“因为……因为小胜对我太好了……呜呜呜”

爆豪心想,这下要走也麻烦了,他爹不回家,他就得一直陪着紧弦终于绷断的妈。

爆豪整个没招架住,捏住绿谷的小溜肩,“站到,有什么屁在这里放了,我一个电话切岛就告你擅闯民宅。”

——————————分割线———————

“废久就是废久,拉住我!”坚定的,全力的,就算自己左手撑住的岩石粗粝尖锐,磨的手心生疼,爆豪的右手也紧紧拉住绿谷的左手,用力将对方提住,帮助他一点一点爬了上来。

爆豪跑回去一看,他家门居然是开着的,还以为是父母忘了关门,原来他妈妈站在门口处,捉着手焦心地在等人,一看到他那个脑袋,马上大着嗓门边喊边走出来:“胜己!”

“你不多睡会儿?”

“妈妈……”绿谷出久眼眶红红的,本来以为这个说出来父母可能会很生气,毕竟自己是和一个男孩子在一起。

“废久你怎么还哭!要是敢把鼻涕擦在我后背上你就死定了!”

“……妈,我们去沙发那边坐着吧。”

绿谷的眼睛是很让人难忘的。它会出现在不少女孩子脸上,似乎并不稀有;但它偏偏出现在绿谷这个小男孩子脸上,并且还延续到他成为大男孩子,依然很干净。

“你爸爸也不会同意的,都三四年了,每次爆豪那臭小子来的时候,你们两个老往房间跑,还有的时候趁我和你爸不注意偷偷亲你,真当你爸和我。”

“是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并不太明白这个回答的爆豪光己越过座椅伸手摸了摸出久的脑袋。

“怎么回事?”

“是啊。”

图片 1

由于两家人经过深思熟虑,并没有选择人满为患的热门景区,再加上这会儿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于是两个精力旺盛的小鬼占领了整片大海。

但是等到红霞织满整片天空,爆豪胜己才悠哉悠哉(至少在她眼里是这个找打模样)溜回来,气当然不打一出来——他俩一大一小知道担两份心有多累吗?于是狠狠揪了小的的耳朵。

那这就是你灌我的理由吗?绿谷不爽地腹诽。

绿谷出久的妈妈在听到自家儿子喜欢爆豪胜己的时候,有些愣怔,看着绿谷出久一脸拘谨的样子,妈妈微微一笑。

“哈?”

“那你倒是做啊!饿死了!”这是真的,他妈一直在沙发上心神不宁的后果就是一家人一齐饿肚子。

“那就好,我就是担心爆豪把你拐了……”

————————分割线—————————

“喂不是解决好了吗怎么哭的更厉害了。”顺利归来的爆豪看着哭成一团,眼泪不停往下掉的幼驯染没了办法,“很疼吗?”

爆豪以为他妈要给他一个激动的拥抱,结果他妈是上来揪耳朵来了。

切岛慌了:“等下!怎么他在旁边?”

所以帮我升级的父母也就点点头“记得有时间去对方父母家拜会一下,什么时候把小出带过来?我们抽时间去小出家拜访一下……”

绿谷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小手紧紧压在车窗上。当那一片蔚蓝远远的出现在视野中,绿谷激动的回头抓住坐在自己身旁的幼驯染,手指指向大海的方向,祖母绿的眼睛闪闪发光。

绿谷看他走了几步,忽然又闷头咚咚地跑回来,一把抱住自己。手没有放到背部,而是揽着他的腰。

爆豪噎了一口:“……在我家就一定得是那什么吗……”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毕业了,两个人的事业,还在学校时就已经开始了,所以就算是毕业对两人来说也没有多大影响,无非就是换个地方工作而已,但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急着去做,就是向双方父母坦白两人之间的关系。

来到爆豪家,“废久是我叫来的!”这么打断了爆豪光己的招呼,爆豪将出久带进自己房间。跄跄咧咧的搬出一本比起小小的身子稍显巨大的书。

“胜己,你要去哪里!”

绿谷妈茫然而无辜地回答:“一个小区的呀。”

“你爸爸也不会同意的,都三四年了,每次爆豪那臭小子来的时候,你们两个老往房间跑,还有的时候趁我和你爸不注意偷偷亲你,真当你爸和我不知道?”

关系亲密的绿谷一家和爆豪一家决定一起旅游避暑。

“路上有点堵而已,不要紧的。起火的地方离我们很远。”又探头看看他儿子,安然无恙地倚在墙上看着他俩,“胜己。”

绿谷回头:“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

阅读: 165 次

小小的身影坚定的向前走去,午后的阳光轻轻铺洒在爆豪泛红的耳根和脸颊,和哭累了便在爆豪背上沉沉睡去的绿谷身上。

“饭也不吃了?回来!”

“……明明是我先啊!”

‖《我的英雄学院胜出同人文》‖

“我喜欢你。”

绿谷抱着爆豪的肩膀,心虚地边笑边打招呼:“嘿嘿,晚上好。”

“切岛的。”

两个人本来以为会很艰难的出柜,就这样很简单的就过了,后来抽了时间两家人吃了饭,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意见分歧,两家人本来就住得近,两个人在一起和以前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没什么没什么。”绿谷捧过恋人受伤的手指,在上面烙下一吻,“痛痛飞飞啦。”

爆豪看了他一会儿,“那么恐怖吗?”

“小气。”

₍ᐢ •⌄• ᐢ₎完结撒花~

“你别太得意了废久,只是给你一个副船长当罢了!”站起身来的爆豪俯视着依旧趴在地上仰视自己的出久。逆光之下,出久没有看见爆豪微红的脸庞,爆豪却清楚的看见了出久明亮的祖母绿双眼和映照在其中的,自己的身影。

图片 2

“我昨天半夜送老爷你回家,送完又回去陪那群老爷唱歌,我不累啊?”

‖《我心中最强大的英雄》‖

“呜哇哇哇哇——“

爆豪有点儿懵:“晚上好……”一甩脑袋,“不对!好个屁!你什么时候跑到这儿的?”

爆豪嘟囔:“我哪知道,一百年没见了。”爆豪太困了,又打了个哈欠,“那你到底什么事?”

爆豪胜己很是直接的告诉了自己的父母,不好升级的父母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多惊讶8,因为在爆豪胜己,当时保绿谷出久带到自己家吃饭时,不好升级的父母就隐隐约约觉得有这个苗头了,绿谷出久也很是听话招人喜欢,自家儿子什么脾气也很清楚,估计也就绿谷出久能够治住自己爆豪胜己吧!

OOC有

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天都完全擦黑了爆豪父亲才回来,还是跑回来的,看得出满头大汗。等的途中母子饭也没吃,本来母亲打算起来做饭的,又被爆豪按回来了。爆豪父亲刚进门便大喊母子的名字,沙发上两只殷切的眼睛顿时齐刷刷看了过来。

绿谷好不容易从密集的抽泣里抽出空隙来说:不、不行,不能说。

绿谷出久的妈妈揉了揉绿谷出久的头发说“小出已经长大了呢。很多事情是要你自己去考虑的了,你喜欢谁,想跟谁在一起,妈妈都不会去过多阻拦你,只要你过得开心,妈妈和爸爸都会很开心的!”

“……不……不是的……小胜?“

他妈妈吃得倒是很愉快:“我儿子手艺还是可以的,前途无量。”

“哦。”爆豪想起来了,“就觉得你不一定乐意想起我。”

绿谷出久抱住自己的妈妈,很难得的撒了回娇,半晌才抬头问“那爸爸呢?”

……

“明天中午我们到天台上说吧。”绿谷开始想尽办法讨爆豪开心,“我给你准备便当好不好?我们边吃边说。”

“叙旧。”

绿谷出久直接把人抱住说“我也爱你,小声!”绿谷出久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被爆豪胜己套牢了,永远挣脱不开的那种。

“等等小胜!你看我找到了什么!小螃蟹!这里有小螃蟹!我带下去给你——啊——”

绿谷愣了愣,才说:“我没事啦。”一面用手抚顺他的背部,抚顺猫猫狗狗的背一样,把每根毛都抹平。

这时电话响了,绿谷只得慌张地掏出来看,然后他对上爆豪如炬的目光:

绿谷出久就没有包乘几那么直接,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觉得不好意思说出口。

“啧好痛!”爆豪甩开用力夹住他的小蟹,“废久你笑什么炸飞你哦!”

爆豪听到后一句,觉得这个比较有说服力,于是抬手代替“再见”,转身走了,一个头也不回。绿谷在后面招财猫一样一下一下地轻轻招手。

“我妈说了我才想起来。”


“回来,你听到没有?不准再到处乱跑!”

那时候绿谷经常高高兴兴出门,哭哭啼啼回家。一次两次就算了,三次实在不像话。有次一开门把绿谷妈妈吓坏了,儿子老是拖着两行鼻涕,一行白一行红,边哭边吸溜,衣服还像在泥里打过滚。绿谷妈当然问了:出久,你跟妈妈说实话,是不是被欺负了?

“看啊小胜!是海!是大海啊!”

爆豪的恼火非同凡响,把在穿的鞋子踢歪了,回身气势汹汹地上楼回房间去了,心想我就是翻窗也要出去。不过几分钟后他就又下来了,他母亲刚刚才在埋怨“这孩子”,他又气势汹汹地去厨房穿围裙——做饭。这下又把他父母感动得一塌糊涂。

打别的孩子,可能是他们找打。但是打小出久可能理由不够充足,因为小出久不犯事,也不想着篡位夺权,虽然偶尔喜欢逞英雄阻止小爆豪打别人。

“你这个笨——”

爆豪语塞,他不可能真说自己因为找人拖到现在,又想不出说不出借口来,狠心只能让她骂了。

  方言文学,谨以此献给我的家乡

清澈的海水倒映出两人深情接吻的模样。

但是她妈妈忽然松了手,爆豪低头去看,她望着爆豪的眼睛滴溜溜的,在暗处水光闪烁。

“不行了,我生物钟太几把准,八点就醒了,怎么都睡不着,日。”

“小胜我上不去。”依照爆豪的指引加快了速度的绿谷遇到了一个大大的陡坡。

还有各种可疑的伤痕,电视直播上(也许是看走眼)的背影……

“昨天……”

幼驯染真好啊。胜出太棒啦。

“胜己,你没胃口?”

“啊,是……是的。”绿谷妈妈气鼓鼓的胸脯突然消气下去了。

在某个久违的假期,两人不约而同选择在海边休假。

绿谷猛地抬头:“不是的!”

“我……叙旧。”

礁石上被海水冲刷的地方布满贝壳,光脚踏上去艰难又疼痛。

最狠的一句是:如果还是什么都不说,我就……

“您是不知道,今天来找他的已经有三个孩子妈妈了。”爆豪爸爸抱着手叹口气,“而且那孩子打也打不转的。”

七月,气温升高,蝉声躁动。

“那什么时候可以!”爆豪以同样音量喊道。

都说三天两头打我了怎么好像还高兴极了呢?

远处的海洋就像是一块巨大的蓝宝石,翻腾的波浪是它的棱角。绿谷想象着自家幼驯染总有一天穿着船长服,将这块宝石收入囊中的威风模样,自己就是他身边最最强大的副手,他的左膀右臂。

爆豪用眼睛说了没说的话:你到底还有什么秘密?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吗?

“你让我进来说。”

“爆豪胜己你再这么喊一遍试试!”

可最下落不明的却至今不回来。晚得有点儿太过分了。轰炸机是否压到他,激起的瓦砾是否打中他,是不是刚好位于轰炸机横切过的大楼中,最后是大火有没有包围他?在爆豪光己心里,杀她丈夫太容易了。

“真的很对不起。现在孩子他妈在教育呢。”

“喂喂小胜,一起去海边吧。”

“连你都搞我……”爆豪最后拍了一下,对着他家门骂骂咧咧道。他家是真的没人,从猫眼儿里看进去一片漆黑。

现在爆豪爸妈不住这里了,搬到郊区一点的花园洋房去了,留下爆豪住这儿,缺乏管教就如自由的鸟,周末熬夜看球打游戏都没有人絮叨,跑出去和人喝酒吃饭,过得极其糜烂。工作日又人模狗样地出门上班,只是一看到前面有绿谷妈妈那个有点儿丰满圆润的身子就吓得赶紧绕路走,因为绿谷妈妈逮着他老是要含情脉脉地感叹说:胜己真有出息,胜己真帅——说得他很不好意思,又不能敷衍了事,只好强笑“嗯嗯,没有没有”,然后赶紧逃去地下车库开车。

“吵死了废久,不就是大海吗!”虽然这么说着,但胜己并没有松开绿谷的手,反而将自己小小的脑袋也凑到车窗边上。血色的眼睛睁大,宽广无垠的海洋映入瞳孔,海浪一下一下冲刷着沙滩,表面的平静下似乎蕴藏着巨大的力量。

但好像不指望绿谷跟他讲清楚了,爆豪的手抬起又放下,“我…我一点也不了解你,也没法了解,是不是?”

绿谷妈妈听了,忽然觉得无形中经济压力扑面而来。从二楼上十二楼当然是坐电梯,她盯着电子屏幕上一个个小红方块儿从2跳到9,又从个位数蹦成两位数,心慌慌。但是为了儿子,她一定不能示弱。

私设有

*年代设置在21世纪初期,我喜欢那个很多时候对话还要面对面的时代。(在渐渐铺设定)

“你还要睡到多久啊,太阳都晒屁股了。”

”你可别太得意!“

爆豪抬了抬眼皮,还想说,不用再这样了。听到爆豪答应,绿谷笑逐颜开,看到他一开心,爆豪也会跟着软下心来。但这次心软始终难过。

绿谷刚说完就觉得这话怪眉怪眼。爆豪还很老实地点头:“本来挺好,你一来,就不好了。”

毫不在意被日光晒得滚烫的沙滩,两个豆丁向目标跑去。

爆豪抬头,又低头:“唉。”

绿谷还没意识到疤脸是谁,爆豪就要关门了,但是自己明明话没说完。绿谷赶紧把手伸进那个缩窄的门缝,并大声叫起来。

为什么呢。

爆豪惊大于怒,收手发现,手掌已经糊了点血,脸顿时变色。绿谷的背后一定已经破了。刚刚还被他又抱又按的,估计再次出血。

为什么不能说?

“都说了不准喊人家出久废久了!!”来自爆豪光己。

“行了,我会去。”

“妈!你为什么……唔唔……和他那么熟……”

“小胜等等我!”

说完探头看楼下有没有梯子,又抬头看上面:“从哪儿上来的?”

爆豪和绿谷都很同情他。

自始至终,爆豪没有萌生过一丝放弃对方的想法。

爆豪被她揪得上半身都斜过去,大喊:“哪里晚了!”

“嗯,挺好的。”

总之,两家人共同约定好时间,便搭上租来的小车,由爆豪胜驾驶,向目的地驶去。

他爸爸不快地接到:“胜己,少说几句。”

他打完这个巨大的哈欠,错愕地望着绿谷。绿谷气鼓鼓的,可是不知道自己从哪个愤怒开口比较好。

看着爆豪胜己湿透的新衣服,想起今早出门时爆豪还向自己显摆,绿谷满心愧疚:“小胜……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绿谷估计得不对,无论他今晚说不说真相,爆豪都要一夜无眠了。

他妈喂饭还是老样子,儿子嘴巴咂吧咂吧,她嘴巴一起咂吧咂吧,吃得同样用力。

两个人围着水坑蹲下,爆豪伸手捅了捅小蟹。

爆豪也喊:“散步!”

“喂。”爆豪奇怪地看着他,“你大早上找我就是为了这个?”

“小久为什么这么想去海边呢?”途中爆豪光己这么问道。两家人原本想着既然是避暑那就去山里凉快点的地方,但在询问孩子意见时一直乖巧听话的绿谷却对大海有着超乎的执着。

Koira 好喜欢她的图

“其实……孩子也挺可怜的……”

“嗯放在那个小水坑里面。”绿谷仰望着在高处放生的幼驯染,鼻子发酸。

“废久……”绿谷受伤流血这事,就算一点原因也不给他讲,只摆上事实,都太让人心疼了。爆豪望着绿谷的眼睛带了点哀伤,“你……”

“你不是来找我算小时候的账的吧?”

“……嗯。”爆豪胜己哑了声。

“好不好?”绿谷望着爆豪,自己已经放软声音放软姿态了,可还是没用,“小胜……”

绿谷趁势把整个手臂都挤进来,猫一般挤进来:

爆豪轻轻在绿谷受伤的膝盖上啄了一口,“痛痛飞飞啦!”

绿谷看出这句话时彻底害怕了,什么都可以,爆豪要离开这个威胁就太厉害了。绿谷咬咬牙,郑重地低下头喊:

绿谷乐在其中:“啊哈哈,真的呀?”

“白痴废久。”

“明天,明天可以吗?”绿谷说。爆豪刚想爆发:你又要遛我了。手劲刚大起来,绿谷就在怀里打起抖来,爆豪才发现自己手掌摸到的绿谷的背后是奇怪的,好像摸到了突出来的肩胛骨,而绿谷分明好好穿着制服。爆豪往后面一看,绿谷后面的衣服破了,露出来的皮肤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绷带。其实绿谷右手臂的衣料也几乎全破,爆豪没看错,之前明明恢复好的伤口处又被包扎起来了。

Tbc

爆豪胜己从水里起身,抖了抖湿透的衣摆,看了看自家幼驯染显而易见的迅速低落的情绪:“你是笨蛋吗笨蛋废久!就凭你怎么能让本大爷摔倒!是因为我想摔倒才摔倒的!还不快点起来!是你说要来的吧!”

绿谷捧着爆豪的脸把他带低一些,安慰地吻起他来。绿谷亲吻从来都不带侵略意味,像只是拿嘴唇陪着你,多的都不想干一样。爆豪知道他又在玩那一套了,怕你哪儿不满意,就用跟你亲热的方式来弥补、转移。没让他小孩吃糖一样地吻完,爆豪就把他推开了。

然后下一次小胜就会打我打得更、更痛。

“喂你是笨蛋吗!!!”迅速上前查看从最后一小节陡坡滑落的幼驯染,膝盖和小腿都划破了口子,鲜血沁出,在白皙的腿上尤为显目。这个笨蛋在滑落的过程中将双手相互盖住死死护在胸前,所以腿才会伤的那么重。

吃完饭他爸主动去洗碗了,这就导致他妈妈坐在沙发上严格把守,他一有走去门口的趋势,那眼睛立马眯起来,浑身绷紧,准备来逮他。爆豪摸了一双鞋,直接上楼去——翻窗不可避免了。

爆豪对他笑了一下。结果发现张着嘴巴呼吸搞得嘴唇干涩无比,破了,只能捂着嘴很尴尬地去找纸按压止血。

努力的追逐爆豪的绿谷克服着疼痛,一下一下向上攀登。

爆豪不看他。绿谷绕到他眼睛下面,哀求说:“我明天一定告诉你,不会再跑了!”

爆豪果然被吓到了,手一停一看,骂道:“干什么惊乍乍的,还没夹到呢!”

像是掩饰一样,爆豪别过头,在绿谷身前蹲下,“我是看别人有这么干才试着做一下的,你上来,我背你回去。废久就是废久,已经走不动了吧笨蛋!”

爆豪先一惊,往下看了看高度,本公寓整整六楼,绿谷家在最顶上,现在绿谷的行为在他眼里就跟鬼故事似的。他还没开始叫,绿谷先叫了——完全没想到这儿还杵着一个人,一慌神一紧张好像要掉到楼下去,两人几乎是非常默契地一个扑上去就是抱稳,另外一个顺势也抱住对方。

真的吗?绿谷心里同步喊了起来,这也太诡异了。只要想想,就知道他们的旧没什么可叙的,越想越悲伤才对,这无疑是慌不择路跳崖了之。奇怪的是爆豪并不接着嘲笑他,只是一口气提上来:“我要睡觉了,要叙你来我卧室叙吧。”

因为两个人都有分寸的不打算贸然下海游泳,于是便都没有更换泳衣,而是穿着便服来到海边。

还好是没摔下去。

“哎,可是真的很帅啊。”

到达旅店后,已经是中午,两家人吃完饭,趁着大人们都在收拾行李。

“……”

12楼1202的。


爆豪吃饭时一直怏怏不乐。他妈妈一问,就摇头,扒几口。

“我说……等下等下,”绿谷忙止住那个勺子,“你怎么和那人那么熟啊?”

毕业之后,成为职业英雄的绿谷和爆豪因为工作原因不能时常见面。

一家人终于团聚了,爆豪看他们已经在沙发上安坐下来,母亲可由他温温和和的父亲安慰,于是想趁机溜出家门,刚刚走到玄幻打算穿鞋,他妈的大嗓门就传过来:

“啊?你说什么?”

“因为要和小胜永远在一起!”出久举起和爆豪交握的双手大声回答。

爆豪的脸靠得越来越近:“这次你不要想骗我了。现在是怎么回事?下午你又到哪儿去了?”想起御茶子说的话他就心里揪紧,“还说你经常请假早退生病,我怎么一点都没听说?”

爆豪开门时不光在捂嘴大打哈欠,一只手还伸进背心下摆抠——一言以蔽之,真的很没正形。但是爆豪昨晚送他回家后又折返回去跟人唱歌到两三点,回家啰啰嗦嗦又摸到近四点,这才九点呢,你不能强求他这样还睡得玉树临风。


爆豪一眼又看到他那只伤臂。绿谷赶紧把它藏到背后。

主要是那时候绿谷长得实在是有点妹妹家*,在孩子都雌雄莫辩的时候牵着妈妈手出去买菜,老被认成是小女孩。就算再长大一点,睫毛还是比较长,眼睛依然比较大(虽然眼仁儿小),在大家说话都娇声娇气的时候他加倍娇声娇气。爆豪从小恶趣味就十分浓厚,欺负绿谷本来就很开心,绿谷还要哭得比谁都响,结果不可避免地更高兴,然后就越欺负越多了。

“小胜你看——”小心翼翼的打开双手,透明的,带着橙黄色色彩的小螃蟹温顺的依偎在绿谷手心,“很可爱吧,无论如何都想带下来给小胜看看。”

被这么看了一通的绿谷咬着嘴唇,样子比被看到裸体还难为情。他得空,缓缓地爬下栏杆来。爆豪知错了,他不该对绿谷又摇又喊,在“为什么受伤”前,他首先是“已经受伤”。

爆豪沉默了一会儿:“……叙旧。”

“我爸爸跟我说这是一个叫哥伦布的人,他带着他的船队航行,还发现了新大陆!废久你给我听好,我以后也要变成哥伦布一样的人,不,是比他还厉害的人,我会有很多很多数不清的这么大的船。”胜己将手臂大大张开,“然后那个时候,我是船长,废久那就是我的……嗯……副船长,那个时候我们就一起到处探险,再发现更多的新大陆!还可以打击海盗!超酷的!喂你听清楚没有废久!”

“嗯,妈妈最近要做手术,在医院。没什么大事,这是真的。”绿谷笑了笑。“小胜你快想好要问什么吧,明天我什么都会说的,我保证!”

*是相声啦!

“我先走,你好好跟在我后面。”

“你…妈妈好像不在家。”爆豪指指他家门。

绿谷听了一通他妈妈详尽地追忆了一下自己的逝水年华,意识到爆豪从小就这么可恶,气得吃完饭就跑去上门理论了。上门理论前居然还记得洗澡换衣服免得一身隔夜酒臭火锅臭。

“小胜你看!寄居蟹欸!”绿谷指着一汪海水中的小蟹。

“今天晚上没法说,因为小胜听了没准会睡不着。”他认真地说,“真的是很可怕的事情。”说完他自己都有点苦笑。

绿谷妈妈在门前深吸一口气,咚咚咚咚轻快地敲起门来。里面的人开门很及时,绿谷妈妈猜是一家之主,看到绿谷妈妈,对面这个文雅男人好像又头疼起来:


爆豪弯腰主动抱住她,想,果然还是要一个激动的拥抱。爆豪光己没说自己在家里听到警报时多么慌张,到避难所去听人说,炸的是靠向市区的地方,这才安下心来,家里上学那个是没事了;可是忽然反应过来,上班那个在市里,又给整得心神不宁。回到家里,电视上播报了最新消息:被自卫队击落的战机掉到市里,削烂了某座楼,新闻避重就轻,又不给说具体伤的是哪座,只说在全力灭火。她听得心惊肉跳,两个牵挂都迟迟不肯回家,索性开门亲自迎接。

“出久你忘了吗,你俩小时候一起玩的呢。”

跳跃、下滑,还时不时回头指导绿谷,爆豪率先踩到了沙滩。

夜色四合,他记住了,第一次空袭那天夜里一颗星星也没有。

“你昨晚平安到家了吧?”

“废久别吵!”用与不耐烦的表情截然相反的温柔动作接过小螃蟹的爆豪敏捷的爬回了岩石上,“是这里吗废久?!”

爆豪是真的很想用种种方式摸清绿谷的感受。哪怕他脸上疲倦一点,隐忍一点,告诉自己他其实又累又疼,都让他好受些。可绿谷做的滴水不漏,无从得知他是真的丝毫不疼,还是堵死了每一个会出卖自己的毛孔。

绿谷还记得自己昨天醉成什么样子,好像都喝退行*了,还吊在人家身上哭得毫不出息——绿谷出久官方不承认昨晚的那个是自己。他脸红了,“我……”

“喂喂小胜,一起去海边吧。”

“半小时前我就看见你们学校同学了!”

      (乱装逼)

而两人在高中时就已经确定了恋人关系。

爆豪一直看的是正前方,也就没注意到两侧的景象,过了有一会儿,他大概是听到了什么响动,才往左侧看,然后极黑极沉的夜色中,站着的爆豪和骑在平而宽的栏杆上想往里面翻的绿谷四目相对了。

“你、你等会儿再睡!”

“等小胜有了这么大的船,我们就一起去探险!去发现新大陆!我是小胜的副船长哦!!”绿谷大大的张开双臂。

“我……”绿谷答不上来,想放开爆豪先下来,但是爆豪这边根本不放手。

绿谷话刚开个头,他妈一勺子小米粥就塞到嘴里来,话也只好说得跟粥一样黏糊。难得回家来,他妈心疼他心疼坏了,昨天儿子偌大一个身子吊在自己身上,生怕手一滑一堆骨肉瘫倒地上。

“喂就差最后一点了快点下来废久!”

然而没有彻底交心。

绿谷嗫嚅,爆豪冷笑:“因为他在我家啊,儿子。”

“笨蛋别吵,我也看得到!”

绿谷点点头。

绿谷还被他一下说得自卑了,是好像有点斤斤计较,但是不行!昨天确实开得他濒死。刚想又说,爆豪飞了他一个白眼:

爆豪胜将车窗打开,海风猛地吹动两个孩子金色和墨绿色的头发,顺来特别的海水的味道和海鸥的叫声。两双不同颜色的眼睛在夏日的光照下共同映射出光芒,带着童真的纯粹并且满怀期待。

那他这是揍了几个孩子?绿谷妈妈哑口无言,敢情自家孩子不是唯一受害者。

“哇哇哇小胜!”

“啊?和你说什么?”

这个笨蛋废久,还是得本大爷来保护啊。

绿谷妈妈心想这孩子也太坏了,家庭教育到底是怎样的?于是气呼呼地问:出久,告诉妈妈他是哪家的,妈妈给你做主。

“走废久!我们去征服那个!“拧干净衣服的水。爆豪率领着胜己向海边矗立的礁石跑去。

“当然不是!我真有那么小气么?”

两个人趴在地上,爆豪翻开某一页,是大海和帆船的插图。波澜壮阔的海上,一艘大船正在乘风破浪,船头站着一个男人,坚定的望向远方。

绿谷闻到他身上一股被窝的软软的味道。绿谷开了免提:“喂?”

“哇!”站在最高处,绿谷遥望着整片大海,“小胜你看,大海好大啊!”

“啊?”

“差不多该下去了,小胜。”

绿谷很好笑地看着他忙上忙下:“是有点。你是不是一开始就认出来了?”

突然想写这两个人小时候的模样,特别是爆豪无意识的温柔。

他敲门和他妈一样轻快,但爆豪就没有他爸开得及时,很明显是从被窝里心不甘情不愿地爬出来,边走边对门外的人一通臭骂。

感谢阅读!

            这儿是说久小时候有点姑娘


忘说,切岛同学政法大学毕业,致力于民事诉讼。

“笨蛋才不是对你好!只是因为不这样的话很麻烦!”

帅个屁,可坏了。绿谷很不高兴,他妈居然不和他一起谴责那人。自从知道他就是小时候把自己当出气包打的家伙,绿谷更讨厌他了。讨厌重重叠叠,变得很想上门理论去。

绿谷看着向自己伸来的那只手,坚定的,毫不犹豫的伸向他的手。用力回握住,绿谷再次露出笑脸。

“那你说啊!”爆豪恼了。

两个人站在海边,感受着海浪一遍一遍冲刷脚背,漫过小腿的感觉。清爽的,新奇的触感让绿谷激动的大声喊叫。但是下一秒,海浪骤然变大,绿谷一个不稳坐倒在地,同时条件反射的抓住了爆豪的衣摆。

“睡得好哈。”

“别大喊大叫废久!”

妈妈那不叫告状,叫给小朋友妈妈反映情况。

“嗯!谢谢你,小胜。“

绿谷对此很没概念。隐约觉得自己童年很悲惨,倒不是家庭不和,是外力导致自己记忆里的童年老阴沉沉的。

“……笨蛋吗。”

爆豪家原来住的是十二楼,绿谷家则是二楼。那时买房子早,大多数地产还没卯足劲往云端修,十二楼就到顶了。虽然并不能因为绿谷住二楼就断定绿谷家经济水平全楼倒数第二,但爆豪家住顶楼经济水平一定不低。

“好啊,但是废久你要跟着我!你这个白痴一定不知道海边还是很危险的!“看着摆出一张期待脸,将双手握拳摆在胸前,还激动的小小跳动着的幼驯染,爆豪回忆起出门前被爆豪光己和爆豪胜强制进行的安全教育,这么说着。

“那还能是什么?”

下一秒

随便一个男人就使他母亲印象深刻,难道这个小区已经这么缺年轻男人了吗?

“嗯!!!小胜好厉害!!我会一直和小胜在一起!!!”绿谷看向爆豪的眼神充满崇拜,他打从心底相信,爆豪一定能够成为那么厉害的人。爆豪胜己的存在本身就像个太阳,带着万千光芒主宰一切。

“妈,他几楼,我要找他。”

“小胜……”梦中的绿谷喃喃自语。

“嗯,他有前科的,名声很差。”


*妹妹家:女孩儿

以前和朋友也一起去过海边玩,下午两点的沙滩真的超极烫。那个礁石爬起来也真的超级疼,小螃蟹也是自己捡到过的。

“还不记得?”他妈好像巴不得他全部想起来,“就那个三天两头打你的。”


*退行:不是方言,心理学术语,退行(regression)。是指人们在受到挫折或面临焦虑、应激等状态时,放弃已经学到的比较成熟的适应技巧或方式,而退行到使用早期生活阶段的某种行为方式,以原始、幼稚的方法来应付当前情景,来降低自己的焦虑。

  说好是上中下,结果感觉要写长一点了。上篇(第一章)方言词语较多。

嗯。绿谷包着鼻涕眼泪点点头,然后“哇”一声扑到妈妈怀里大哭。

“不好意思哈,下次你别坐我的车了,我开车就那样,大家都知道。你下次坐那个疤脸的车,摇到外婆桥。”

相关文章